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扮猪吃老虎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浅草成茵 4136 2022-11-25 00:23

  

  明月带着便宜孙女,在新家安顿下来,锦绣一品的房子有200平,环境优美,各项配套设施都很好。

时秀玉眼都看花了,装修雅致,家具电器一应俱全,不可置信道,“爷爷,这里就是咱们家了!”

明月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惬意笑道,“环境还不错,坐下歇歇吧!”

时秀玉拘谨的坐在对面,“爷爷累了吧,我去做饭!”

“点外卖吧,有钱了,就定五星级大饭店的外卖,多点些!”财大气粗的挥挥手。

“哦!”时秀玉挺激动的,忙拿手机点外卖。

来之前,明月把支票兑现,顺便给自己买了最新款手机,知道她手里没钱,随手转了一万块钱,“这是家用!”

“谢谢爷爷!”时秀玉感激涕零,她坐不住,简单参观,忙把带来的东西规整好。

吃了一顿好的,明月回房休息,顺便看看傀儡纸人的回放,寻宝现场的效果正如预料。

到手的宝贝转瞬化为灰烬,男女主从惊喜变成惊愕,当然,明月早知木匣有夹层,也看不上那点废渣子,不能让人家白忙活。

白家有本事复原药渣成分,也是他家运气,不能一点甜头不给人家。

午睡起来,时秀玉一脸紧张的找来,“爷爷,刚才有庆叔打电话来了。”

“他怎么说的?”时有庆不能捞好处,也不想别人占便宜,必定会幸灾乐祸。

“他说白家人从房梁上找到一本书,东西刚到手就烂了,白忙活一场,他们会不会反悔,要收回房子和钱?”

明月冷笑,“钱货两讫,事先说好的,找到东西归白家,找不到活该,两家自愿的买卖,不必杞人忧天!”

“可白家在杭城势力很大的,如果他们不认帐,硬要赶我们走怎么办?”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不想再失去,时秀玉患得患失。

明月翻白眼,“瞎操什么心,有那闲功夫,先想想你肚里那块肉怎么办吧!”

时秀玉的脸一白,紧张地捂住肚子,哀求道,“爷爷,这是我的孩子,求求您留下他吧!”

“留下,你拿什么养孩子?”明月冷然。

女人的表情呆滞片刻,就见明月嗤笑,“你不是想啃老吧!老人家吃了一辈子苦,总该享福了,没道理养活了你,还要养你肚里的崽!”

时秀玉的脸色瞬间变白,羞愤愧疚道,“对不起爷爷,我,我没有这样想,只要您答应留下孩子,我一定努力工作挣钱养他!”

“就凭你?高中学历能找到什么工作?养活自己都够呛,还想养孩子,别做白日梦了!”

明月毫不留情的话,把时秀玉打击的眼泪滚落,“对不起爷爷!”

她软软跪下,泪眼婆娑道,“我知道自己没用,可孩子是一条生命啊,求求您给他个机会吧!”

便宜孙女就是脑残,口口声声说是一条生命,剧情中她却把孩子当成复仇工具,更可笑的是,张家根本不知道他们母子的存在。

就算张家满门惨死,哪需要她报仇,白白害了一条性命!

考虑到原主心愿,明月脸色阴沉,“我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从垃圾堆捡回你,当亲孙女养大!”

“从来没隐瞒过你的身世,你最清楚没有父母的苦处,为什么要明知故犯,再添一个父不祥的孩子呢?”

见对方沉默,继续逼问,“难道你小时候吃过的苦,要让你的孩子再受一遍吗?”

扎心的话让时秀玉喘不过气来,她捂着嘴,默默流泪。

被遗弃,她是幸运的,有爷爷收养,可成长过程中,曾受过别人的闲言碎语。

家境贫寒,爷爷挣钱养家已经很艰难了,不可能时刻保护她,从前常被人欺负,亲身经历,的确不堪回首。

知道爷爷句句是金玉良言,可想到那个拯救她的王子,时秀玉的心弦颤动了。

泪如雨下,“爷爷!我知道,可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我发誓!一定把所有母爱都给他,不让他受到伤害!”

“痴儿啊!”恋爱脑让明月叹气,无可奈何,“你死心要留下孩子,就随你,有一条,必须跟我老实交代,孩子亲爹是谁?”

惊喜之余又慌乱,女人无助抬头,“我,我不能说!”

明月皱眉,“难道你是被人欺负了?”

“不是的!”想到那时的甜蜜,时秀玉窘迫摇头。

“那是两厢情愿,知道你怀孕那个混蛋不想负责?”明月气场太足,女人的眼泪又止不住了。

“那个混蛋是谁,我要找他算账!”明月继续逼问。

“不是!他根本不知道我怀孕,这件事和他没关系!”担心爷爷气坏身子,只能交代。

“糊涂!”明月怒斥,“孩子是你一厢情愿怀上的,还想一个人生下来,永远不告诉孩子亲爹吗?”

时秀玉再次捂脸哭泣,“对不起!我的身份配不上他,我,我……。”

“想让我帮你,就老实交代,再推三阻四即刻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女!”

“对不起,爷爷!”便宜孙女真够一根筋的,居然狠狠向明月磕了三个头。

“孙女不孝,您养我一场该报答的,是我没用,您老人家吃穿不愁,有大房子住,请恕孙女不孝,您保重!”

晃悠悠爬起来,往外走,明月也是无语了。

“站住!谁允许你走了,没有我就没有你,难道你想当白眼狼!”

“不是的!”时秀玉泪流满面,拼命摇头,“我也舍不得爷爷,可我不能让您为难,孩子我自己养不敢麻烦您!”

明月冷笑,“忘了我是怎么被院墙砸伤的,你不用负责了?”

时秀玉的身子一僵,再次转身跪下,“对不起,是我害了您!”

“知道对不起我,还想一走了之?老人家重伤未愈,有钱又如何,你必须留下伺候我!”

“我,我……”女人左右为难,狠心道,“只要您不追问孩子生父,我就留下伺候,给您养老送终!”

“呵,还威胁我!”明月讥讽,“不说我也能猜到,孩子是张二少的!”

女人双目圆睁,满脸不可思议,“您是怎么猜到的?”

“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那日在医院,你看见张二少眼神躲闪,我心里就有数了,说吧,你俩究竟怎么回事?”明月撇嘴道。

已经被爷爷看破了,时秀玉不能再隐瞒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