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第九百零七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看着猪油仔的车子走远,白月嫦挽着丈夫的手臂,小声道:「阿洛,从北边来的人,可靠吗?」

雷洛笑了笑,用手指头习惯的搓搓鹰钩鼻,转身往楼里走。

一边走一边说:「这年头,哪有可靠不可靠,只有我们手里的人和枪才是真的。」

走进电梯,按下顶楼的按钮。

雷洛接着道:「你看着吧~他来了,这次香江要热闹了.....」

回到家,雷洛径直拿起电话:「喂,包生,我阿洛呀....嗯,他刚走......没有,他没提任何要求,也没让我帮忙.....是.....明白.....应该是刚到香江,还在了解情况吧.....不好说.....那好,好.....您放心,再见。」

一通电话打完。雷洛长出了一口气。

另外一边,杜飞回到酒店。

刚拿钥匙开门,就从不远处的楼梯间里走出一个人。杜飞警惕的看过去。

虽然对方戴着压的很低的前进帽,依然一眼认出,正是秦锋。杜飞直接开门进屋。

秦锋在后面紧跟进来。

关上门后,杜飞才笑着道:「老秦,你还真是神出鬼没呀!」秦锋笑了笑。

杜飞从冰箱拿了两瓶可乐,递给秦锋一个,继续问道:「到这边怎么样?适应不适应?」

秦锋也不谦虚:「还不错,可能我天生更适应这种环境。」看得出来,秦锋的状态很不错。

原本深深的黑眼圈竟然没了,整个人十分精神。不像原先在京城,看起来阴恻恻,病恹恹的。

杜飞倒是没想到,让他到香江来,会有这么大变化。甚至一开始,杜飞还有些担心。

到了这边,没了约束,秦锋可能会碰某些违禁的东西。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杜飞又问了问刘心如母子的情况。

秦锋大略说了一下,反问道:「那女人什么来头?有点意思啊~」杜飞一愣,心说刘心如这娘们儿厉害呀!

这么快就跟秦锋兜搭上了?至少也是引起了秦锋的好奇。

不过转念一想,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秦锋和刘心如真能凑成一对,倒是珠联璧合,狼狈为女干。简单叙旧之后,秦锋的表情严肃起来,开始说起了正事。

「根据我的人调查,那个名叫胡安卡洛斯的葡萄牙商人只是一个傀儡,在他背后指使的是一个叫琳达·霍尔的yg女人。」

「琳达霍尔?」杜飞刚从雷洛那里得知霍尔家族,倒是跟秦风的消息互相印证了。

杜飞不动声色,继续听着。

秦锋道:「据说这个琳达霍尔是个yg贵族,但暗地里只是一个交际花,到目前发现的,她至少跟六个男人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杜飞莞尔,这些所谓的名媛贵妇就是揍性。

就像一只只母蜘蛛,把掌握着不同资源的男人编入网中。秦锋说完。

杜飞点了点头,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

说实话,过来才几个月,秦锋能查到这些,已经超出了杜飞的预料。这不仅仅是天赋和能力的问题,可见秦锋这段时间真下了功夫。

杜飞又问道:「文森特那边呢?」

秦锋来的时候,杜飞主要提了两个人,一个是胡安卡洛斯,另一个就是文森特。

「那边倒是没什么情况,但在上个星期,从yg来了一个人,说是文森特在桑德赫斯特学院的同学,名叫奥马尔卡炸飞......」

杜飞一听,顿时心头一凛。

心说:「我」~卡炸飞?他怎么跑香江来了?会是那位卡大校吗,还是只

是重名?」

在西亚北非,重名的实在太多了。

如果真是卡大校,他跑这儿来干什么?他现在应该只是个尉级军官。

杜飞隐隐记得,好像明年卡大校才能上位,按说现在不是随便乱跑的时候。一瞬间,杜飞的脑中闪过许多念头。

却没表露出来,淡淡道:「稍微关注一下这个卡炸飞。」秦锋点了点头。

等秦锋离开,杜飞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香江的夜景。满是霓虹,炫目闪亮。

脑子里仍在想着刚才秦锋提到的卡炸飞。越想越觉着就是那位。

因为在杜飞穿越前,有一段时间关于这位的新闻几乎霸屏。杜飞虽然没特别关注,也大概了解一些。

他的确在yg上过军校,而且后来能够成功上位,背后似乎就有yg佬推波助澜。

只不过后来两边闹掰了,卡大校翻脸无情,嘲讽buff拉满,见人怼人,见神怼神,百无禁忌。

恰在这时。

杜飞忽然又「咦」了一声。

竟跟昨天一样,在随身空间内的慈心又震动了一下!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这次杜飞立即心念一动,把慈心放到床上。观察她的反应。

虽然表面没什么变化,但杜飞却发现,她的心跳似乎快了一些。原本沉睡的慈心,呼吸和心跳的很慢,好像传说中的'龟息功」。此时,却明显加快了一些。

这令杜飞揣测,难道她真要醒了?但显然没这么顺利。

跟昨天晚上一样,慈心这一宿又没任何动静。直至第二天早上。

杜飞睁开眼睛,瞅了她一眼,不由吃一惊!在慈心胸口的位置,竟赫然出现了一片血迹!杜飞的心脏一缩,本能的警觉起来。

难道昨晚上有人进来?

这个念头一闪,就被他否定了。这根本不可能。

如果真有人进来,他不可能毫无察觉。况且在附近还有好几只乌鸦盯着。

那就是慈心的自己的问题喽~

想到这里,杜飞立即伸手解开口子,掀开出血的地方。正是之前慈心受伤的位置。

原本杜飞使用随身空间内的白光,已经将伤口愈合了。此时,竟然又从里面裂开!

衣服上的血,就是从这里沁出去的。

「难道还没好彻底?」杜飞皱眉,这种情况倒是没遇到过。他想了想,再次心念一动,把慈心收回随身空间。

二次驱动白光,将慈心包成光茧。

之前把慈心治好了,杜飞因为担心消耗白光太多,把慈心强化的太利害。万一醒过来不受控制就糟糕了。

所以,使用白光时,拿捏住份量,恰好能把她治好。

现在看来啊,应该是估计错了,或者慈心的伤势比较复杂。并没有完全治好,这才一直没醒,还出现了反复。

这次杜飞索性不管那么多了,打算先把这尼姑弄醒了再说。将其扔到随身空间内,杜飞没再理会。

今天他还有要紧事。

来到香江第三天,是时候该去见一见船王了。还有陈方石那边,也得去看一看。

顺便跟王老师说一下,不是他不带于嘉嘉来,是于嘉嘉自个不肯。免得日后弄出什么误会。

吃过早饭,事先打个电话过去,在酒店要了一辆车。杜飞径直来到船王的山顶别墅。

在司机愕然的目光中,被管家理查迎进去。杜飞第二次来,还是上次见面的后院。

今天的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

船王还是老样子,穿着唐装,笑呵呵道:「贤侄,别来无恙啊~」杜飞按礼数拜见,坐到船王旁

边。

船王开始不紧不慢的泡茶,一边泡茶一边介绍这次用的茶叶。

杜飞不慌不忙听着。

心里则品出了几分意味儿。

上次他来,船王拿出来的是朱爸送的茶叶。而这次,船王用的却是印杜产的茶叶。

「贤侄,尝尝~」船王给杜飞倒了一杯。茶汤很漂亮,是类似大红袍的红色。

船王刚才说了产地,不过杜飞对印杜茶没什么概念,也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

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口感还不错。

船王自己也喝了一口,淡淡道:「贤侄啊~这次,你不该来。」

杜飞放下茶杯,没去看船王,往后靠了靠,看着远处的蓝天,忽然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船王皱了皱眉,有些不快。杜飞这是拐着弯骂他。

但他老谋深算,不可能因为后辈一句话动怒。

何况杜飞终究不是普通人,而他这次做出抉择后。更需要修复与北边的关系,不能任由恶化下去。

船王道:「纳兰词美则美矣,可惜终究看不透人心世故,非是人心善变,实是世易时移。我等身在局中,皆为蝼蚁,为之奈何?」

杜飞笑了:「您太谦虚了,如果连您都是蝼蚁,那芸芸众生,亿兆生民,又算什么?」

船王也向后,靠到椅子背上,张了张嘴,想要回答。

但想了想,也只摇头苦笑一声,叹道:「贤侄,你又何必这样执着?上次你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没人能把事情做尽,你何必再陷进来。」

杜飞表情严肃:「您就如此笃定,我毫无胜算?」

其实,从刚才船王说「他不该来」,杜飞就知道,今天在这儿不会有任何收获。

船王本人,以及他代表的本地资本,都觉着杜飞没胜算。商人逐利,当然不想在杜飞身上下注。

另外一个原因。

上次他们联合在华夏银行存了十亿美刀无息存款。有了这笔存款,在某种意义上,就能保他们上岸。

所以,当杜飞再来的时候,没什么人再愿意上他这艘小船了。所谓时势造英雄。

人还是那些人,只是形势变了,选择与态度自然跟着变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