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生活系游戏

售后番外:酥饼篇

生活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8627 2022-12-04 15:45

  

  (因为完结书无法对章节进行任何修改,所以如果有错别字也改不了,还请各位见谅。)

(这个番外是我无意间看评论发现很多人都想看酥饼后续,所以来填坑。)

.

夏夏回来了!

优秀的青年白案女厨师季夏女士,在拿下含金量同时也是奖金数额最高的白案比赛大奖后,决定离开知味居回到泰丰楼。

与此同时,季夏女士还向媒体透露她的师父其实是现今名厨录排名第一的江枫先生。

此消息一出,立刻震惊了整个厨师圈子和美食媒体。

众所周知,现今名厨录排名第一的江枫先生的白案水平实在是不太好。

江枫先生为人们所熟知的两道和白案沾得上关系的菜品,一道腌菜团子,一道纯肉馄饨。前者算不上难吃但和好吃也绝对沾不上边,后者就更不用提了,没点为艺术献身的精神都不敢碰。

江枫白案不行几乎是公认的。

人无完人嘛,红案厨师做到巅峰造极已经很不错了,总不能要求一个厨师什么菜都能做得出色。

但季夏其实是江枫大徒弟的消息一出,大家的想法就变了。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莫非江枫这些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扮猪吃老虎办到名厨录第一,这扮演的技术也未免太差了点。

无论外界怎么猜测,季夏是江枫的大徒弟是事实,季夏回到泰丰楼成为泰丰楼的白案厨师也是事实。

知味居的各位师傅有很多说不出口的,被屏蔽的*字想要对江枫说也是事实。

.

“枫枫,你看这篇报道。这篇上面写你的白案水平其实很高,但是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容不得半点瑕疵。只因为你的白案水平没有红案水平高,所以你就不在大众面前做任何白案点心,也不让别人知道其实你白案还不错的事实。”吴敏琪拿平板看最新的美食杂志,看了都快笑出了声。

江枫都无奈了:“这都什么呀,怎么这年头美食杂志上也写八卦新闻了,许老板也不管管。”

“这些新闻多有意思呀,许老板才懒得管呢。他前天还发微信问我你的白案水平究竟怎么样,要是真的不错的话,他想尝尝你正儿八经做的白案点心,而不是腌菜团子,纯肉馄饨那种的。”吴敏琪喝了一口水,接着看下一篇。

“那恐怕许老板要失望了。”

江枫这些年私底下也偷偷练习了白案,他的白案天赋本不错,做出来的东西其实不差,但和那些拿手菜buff菜比就没法比了。

A级很少能做出来,B+倒是轻轻松松。只能说江枫没有把重心放在白案上,他如果是能像季夏那样跑去知味居老老实实学几年艺,不说做出S级的白案点心,A级的肯定没问题。

不过他作为泰丰楼的主厨,自家酒楼不管跑去知味居学艺这种事情能不能做暂且不说,知味居的师父成也不会收。

吴敏琪看了几篇报道,发现各大杂志社编的都挺有理有据的,就是没一个编对了,看了几篇觉得没那么有意思也就不看了。

“诶,夏夏呢?”吴敏琪放下平板想找季夏,发现季夏不在泰丰楼里,“马上都到营业时间了,这时候跑哪去了?该不会是第1天上班紧张了吧?我都和夏夏说了她昨天才来北平还没安顿好不要急着上班,昨天跟我答应的好好的今天上午不来,结果下午就跑过来了。”

“夏夏去接小晴学了。”季雪从后厨里出来笑着道。

江兰晴是江枫和吴敏琪的二女儿,比江柏小三岁,刚上幼儿园。

季月正在微信上和弟弟对线,顺嘴接道:“应该快回来了,我记得小晴的幼儿园3点多就放学。”

江枫家里的两个小孩一个上小学一个上幼儿园,接送时间不一样,江枫和吴敏琪天天都待在泰丰楼里没时间接送,所以是江奶奶负责接送江兰琴,王秀莲负责接送江柏。

夏夏可能是因为小时候上学没怎么被人接送过的缘故,对于接送小孩这件事情特别感兴趣。昨天上午到的北平,下午就跑去接江柏放学,结果今天又跑去接江兰晴放学,一个都没落下。

正说着呢,夏夏就牵着江兰晴进了泰丰楼。

“妈妈。”江兰晴一看就吴敏琪就往她怀里扑,抱住好再探出头看向江枫,“爸爸,我想吃拔丝山药。”

“晚点爸爸给你做。”江枫表示女儿的这点要求完全没有问题,想吃多少吃多少。

江兰晴伸出小手,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做一点就可以了,夏夏姐姐说她晚上给我做猪猪包,我还要吃猪猪包。”

猪猪包就是做成小猪造型的豆沙包,是老爷子前段时间闲着没事做的,江兰晴喜欢得不得了。

江枫给夏夏倒了杯柠檬茶:“走累了吧,喝点柠檬茶。”

“师父我不累。”季夏接过柠檬茶喝了几口,感觉自己回到了最开始来到泰丰楼的时候。只不过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需要被人照顾的小孩,而现在她已经可以照顾小孩了。

季夏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后厨上班,又是激动又是惶恐,虽然她现在已经获得了无数人的认可,拿到了许多比赛的冠军。

但今天才是她第1次以正式厨师的身份在泰丰楼里上班。

获得了大家认可的上班。

一想到这里,季夏就紧张地悄悄搓手,有些不安地小声问季雪:“姐,我要是今天做点心做砸了怎么办呐?”

季雪有些哭笑不得,季夏这副模样她这些年还是第1次见:“有什么可担心的,以你现在的水平闭着眼睛做都不会做砸。”

“闭着眼睛可真不一定。”季夏小声嘟囔着。

吴敏琪在边上听着憋笑,又不能笑出声,忍得是在辛苦丢下一句:“我带小琴去上厕所。”跑了。

被抱走的江兰晴:?

季月悄悄给江枫一个眼神,示意他你徒弟现在紧张了,你个做师父的还不赶快去进行一下心理疏导鼓励鼓励徒弟。

江枫回去季月一个眼神,表示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鼓励。

季月再给江枫一个眼神,暗示他现在该如何鼓励。

江枫没读懂季月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季月只能发消息告诉江枫改怎么鼓励。

得到秘籍的江枫,在心里先预演了一遍,刚把季夏叫到边上要开口,季夏就先开口了。

“师父,你放心,我今天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江枫:?

“我昨天都跟王姨说好了,今天我上菜单的点心是鲜肉月饼,佛手杏仁,豆沙饼和蜜糕,都是我擅长的,你就放心吧!”

看着季夏表情,江枫只觉得当初的夏夏又回来了。

不是媒体吹捧的天才少女,不是那个对着镜头总是一脸淡漠的姑娘,是大家所熟悉的,最开始的那个喜欢吃垃圾食品,喜欢吃烤红薯,喜欢在厨房里被大家使唤来使唤去到处帮忙的季夏小朋友。

“嗯。”江枫郑重点头,“师父相信你。”

.

季夏的厨艺自然不用说,上班第1天就获得了所有食客的一致好评,销量一骑绝尘,填补了泰丰楼没有优秀白案厨师的空缺。

气得凌广昭当天晚上都没在群里发红包。

就在江枫思考如果泰丰楼的白案生意就这样一直好下去,凌老板会不会就这样一直不发红包的时候,李教授打电话过来了。

他是来询问江枫北平最近有没有酒楼可以承接婚宴的。

方雅晴要结婚了,婚期都定了但是酒楼方面一直没有定,八宝斋那边排得很满挤不出空档。其他的酒楼要么档次太低,要么价格太贵,要么也被定了。方雅晴是实在没办法了,突然想起还有江枫这么个在厨师界混的有头有脸的见过一面的半个师弟,这才打电话给李教授托他帮忙。

有一说一,八宝斋在承接婚宴,这方面绝对是整个北平高档酒楼里性价比最高的,专业承接各种婚宴。

这种事情对于江枫而言自然是好办,江枫打电话问了一下卢陵,帮方雅晴要了个优惠价事情就这个搞定了。

第2天下午方雅晴和他未婚夫就专程来泰丰楼感谢江枫,给江枫带了一罐茶叶当谢礼,顺便附上一张婚礼请帖,希望江枫有空可以参加他们的婚礼。

江枫虽然只见了方雅晴一面,但对他的印象还算深刻。毕竟方雅晴的记忆给了江枫酥饼的菜谱,而酥饼江枫至今也很难做到A级。

“方师姐,恭喜呀。”江枫收下请帖,表示到时候一定参加。

“谢谢。”方雅晴对江枫笑笑,稍微有些拘谨,“本来也不想麻烦江师弟你的,但是之前定好的酒店临时出了问题这才来麻烦你,多谢还要多谢江师弟帮忙了。”

“小忙。”江枫笑着引方雅晴和她未婚夫去小桌那里坐着,寒暄道,“我们也算是同门,之前也常听李教授提起方师姐你,听说方师姐现在在芯片公司当研发员。”

“是啊。”方雅晴笑道,“当初读研的时候还想搞学术,但读到一半发现自己实在没这方面天赋。可能在理工科这方面我更像我妈一些,没有继承到我爸的天赋,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找工作了。”

江枫一愣,方雅晴这么不经意间提起了她爸,倒是让江枫想起了一件他很多年前就应该做,但由于白案水平不够,后面又事忙忘记的事情。

江枫想了想,决定先探探方雅晴的口风:“方师姐还能从事相关行业已经很出色了,当初我们专业的同学大多数都改行了,从事本专业工作的人也不多。”

“我记得李教授说过方师姐的父亲原先也是他的学生,要我看方师姐你还是挺有天赋的,应该也受过你父亲不少熏陶。”

方雅晴笑笑:“既然李教授和你说过我父亲原先是他的学生,那江师弟你应该也知道我父亲在我读书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说句实话,我小时候和他关系不太好,也没受到多少熏陶,现在还在从事这份工作只能算是机缘巧合吧。”

“要不是从事这份工作,我还遇不到我老公呢。”

方雅晴未婚夫笑着点点头。

“方师姐,你们赶时间吗?”江枫问道。

方雅晴和她未婚夫皆是一愣,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

“今天没什么事,怎么了吗?”

“我记得方师姐你是姑苏人,我徒弟这些年一直在知味居学艺,前天刚回来。酥饼你爱吃吗?不如我让她做些酥饼给你带回去,就当做是我给二位的新婚贺礼了。”

方雅晴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儿,方师姐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厨房和我徒弟一起做,很快的。”

然后江枫就把正准备去幼儿园接江兰晴放学的季夏抓进了厨房。

季夏:?

方雅晴的未婚夫感叹:“雅晴,你这位江师弟还挺热情呐。”

方雅晴还有点懵:“我其实也就见过他一面。”

“见过一面就肯帮咱们忙?说明你江师弟人好,热情!”

方雅晴点头,觉得有理。

另一边,季夏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师父突然把她抓进厨房不让她接小晴放学还要她做酥饼。但江枫既然这么说了,季夏就照做。

江枫自己虽然做不出A级的酥饼,但季夏还可以啊,徒弟帮忙做出来的菜品也是有buff的。

很快,热腾腾的酥饼就出锅了。

江枫给方雅晴打包了一份,又特意拿袋子装了一点可以趁热吃。

当江枫出去把酥饼交给方雅晴后,方雅晴连连道谢。因为快到营业时间,方雅晴也不好意思再打扰江枫,就和未婚夫先离开了。

刚出泰丰楼,方雅晴的未婚夫就道:“真不愧是北平最有名的酒楼做出来的点心,这味道光是闻着就觉得好吃。”

方雅晴也觉得,她觉得这酥饼不光闻着觉得好吃,还有点熟悉。

很像她小时候小区门口那家没招牌的点心店卖的那种酥饼。

只可惜后来那家点心店老板关门不做了,方雅晴再吃其他店的点心总觉得没有那家小店的好吃。

“要不我们趁热尝尝?”方雅晴提议,未婚夫赞同,两人就在路边吃起了酥饼。

酥饼入口,有些烫,抹了猪油烘烤出来的非常香,酥,甜,且不腻。

方雅晴狠狠咬了一大口,只觉得回到了小时候每天放学回家前都要去点心店买点心吃的日子。

回到了父亲还在世时的日子。

一瞬间方雅琴想起了很多他早就记不清的东西。

她想起了那个下午,那个接他放学回家的人,那个给她买酥饼的人。

她想起了那年的生日,那个虽然没有和小伙伴一起出去玩,但一家人团团圆圆聚在一起,也吃了一顿高兴的饭的生日。

她想起了小时候父亲也曾抓着她的手教她写字,给她辅导作业,教她写数学题。

她想起更小的时候父亲带她去公园玩,一家人出去野餐。

她想起父亲会和母亲一样,在她很小的时候给她讲睡前故事。

她想起了很多因为那时候太小想不起来的事情,因为事情太小被她忽略忘记了的事情。

但她现在都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她父亲是爱她的。

或者说她突然意识到她父亲是爱她的。

方雅晴嘴里嚼着酥饼,泪流满面。

未婚夫在边上慌了神,连忙掏口袋找纸巾,一边拿一边问:“雅晴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突然不舒服了?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方雅晴抹了一把眼泪,把酥饼吞咽下肚。

“我就是突然想我爸了。”

“我突然觉得他好爱我,但我就跟个傻子一样一直不知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