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穿越小说 定河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段锦的叹息

定河山 风雪云中路 4463 2022-11-25 03:30

  

  看着面前的黄琼,段嫣儿叹息一声,只能无奈的学着当初见到的,刘氏二女的样子张开了嘴。这位哀牢山前掌门妇人,还是有些胆子不够大。难怪被自己那个前夫,纳了一堆侍妾都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若是换了段锦,恐怕对黄琼的威胁,根本压根就不会理会一下。

段嫣儿的低头,黄琼却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一夜的风雨,直到第二日清早,黄琼起身看到还在沉睡的五女,倒也没有打搅她们,也没有招人人服侍。自己穿好了衣服。只是等到了段锦的屋子,却是看到已经醒了的段锦,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知道昨儿夜里的荒唐之举,已经被段锦知道,多少有些尴尬的黄琼。也只能无奈的苦笑,将段锦一把抱在了膝盖上,轻轻的吻了吻妇人的脸庞笑道:“怎么,锦姐这是吃醋了?锦姐可是忘了,段嫣儿那三个人,可是锦姐一手促成的。说起来,锦姐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黄琼这番颇为有些占了便宜,还要倒打一耙的不要脸话,让段锦不由得柳眉倒竖起来。伸手狠狠在黄琼的腰间掐了一把。小嘴一撅,有些气恼的道:“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陛下?这王府的后院里面,关押了那么多女子。陛下身边如今无人,早晚都得出事。”

“这天下哪有不吃腥的猫?便是在宫中,在那么多姐妹的眼皮子底下,陛下都能搞出那么多的事情。张巧儿咱们先不说,先是何家的那三个,宫中还有温氏二女。至于慎妃那个狐媚子,更是隔三差五的将宫外女人,弄进来给陛下尝尝鲜,陛下真当姐妹们都一直不知道吗?”

“姐妹们,只是看透不说透罢了。只要陛下不做的过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就算有些人吃醋,可也都将那个醋劲压了下来。如今出了宫,陛下还不放开了?再说陛下的那个能耐,单靠南宫珍她们几个怎么能经受得住,陛下每日折腾?与其让陛下弄出什么事端。”

“还不如,找几个可以放心的,送到陛下这里来。免得陛下身边无人之机,有些小人会趁虚而入。陛下可别忘了,胡氏那几个是怎么到的陛下身边。段嫣儿那三个人,虽说关系有些复杂,但在人品上至少还是信得过的,不会危害到陛下。更何况,段嫣儿也是陛下喜好类型。”

“就算我不推一步,只要她们留在这府中一日之,恐怕早晚都逃不开陛下的手。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做个好人,也让陛下尝尝鲜不是?只是我的这番好意,却不曾想陛下吃进肚了,如今倒是倒打一把,埋怨起我来了。若是陛下真不愿意,或是可怜她们,那我明儿就放她们走。”

“到时候陛下,别怪罪我就行了。包括后院中的那些女子,我这就让吕蒙正另找地方安置起来,免得陛下做出什么事情来,又要怨我了。这一路上,我与珍儿她们几个人也要严防死守,不能让任何一个妇人靠近陛下,免得事后陛下吃抹干净了之后,还要怨怼我这个媒人。”

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开一点小玩笑,让段锦生了气。想起了段锦已经有了身子,担心段锦被气坏的黄琼,急忙亲了亲段锦的小嘴,安抚道:“朕这不是担心锦姐吃醋,与锦姐开个小小的玩笑。朕错了,锦姐可千万别在于朕生气。与朕置这个气,气坏了身子可真的算不上。”

“朕占了便宜,却还在这里埋怨锦姐,当真有些不是人。不过朕也有些奇怪,锦姐一直都是稳重,不是那种为了讨好朕而不择手段的人,怎么突然想起来,将段嫣儿三人送到朕那里?尤其是她们三个的身份,还是那么复杂的情况之下。朕知道,锦姐如此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对于黄琼的疑惑,也知道黄琼那个所谓的倒打一耙,只不过是与自己开个玩笑罢了,气来的快去的一样快。在又狠狠掐了黄琼一把之后也就作罢了。而听到黄琼的疑问,段锦却是轻声叹息一声:“这还不是为了段嫣儿吗。哀牢山虽说经历过这次的事件,估计也就彻底废了。”

“恐怕要不了几年,也就会堕落成一个三流门派。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破船还有三千钉。哀牢山一系的底子还在那里。而那个三师兄的性子,我也是清楚的。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若是不斩草除根,他恐怕这个觉都睡不着。只要段嫣儿还活着,他就会芒刺在背。”

“他会不惜一切代价,都会追杀到底。再加上大理国皇室,还有苍山派协助,段嫣儿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恐怕逃不过去。段嫣儿虽说出身大理国皇室,可她哪儿已经是远枝了。根本不知道大理国皇室,手中是有一支与大齐南镇抚司衙门类似,专事刺探、追杀的密探队伍。

“还有苍山派,如今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她也根本就不清楚。她这个掌门夫人,实际上早就被架空了。哀牢山一系的事情,实则早就插不上手了。我那位掌门师兄,早就将内部事务,交给他那位长袖善舞的三夫人打理了。整个哀牢山的情报网,她早就管不到了,她落后了。”

“她不知道,苍山派在皇室的扶持之下,如今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更不知道,皇室那支秘密队伍究竟有多厉害。她以为离开了大理国,那位三师兄就拿她没有办法了?她就算是躲藏在天涯海角,那位三师兄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是此事,本就是我那位皇侄做出来的。”

“在斩草除根的心思之下,肯定也会派出人配合的。还有那个苍山派也是如此,也会派出所谓精英配合的。这三方联手之下,她们三个人就算是离开大理国也难以逃脱。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可怕。别说她闭门这么多年,就是当初的我,也对那些人相当的忌讳。”

“我那位三师兄,一直都惦记着掌门之位。而且我那位三师兄,早在段嫣儿成亲之前,就已经惦记上了她。就算是成亲后,也一直都没有断了这份念想。陛下想想,整日里面都要面对自己心爱的人。一直惦记位置,也一直都掌握在别人手中。而且这个人,不仅娶了她女神。”

“这些年,还一直都压制在他的头上。他却一直都能容忍这么多年,直到取得支持才翻脸。足可以证明,我这位三师兄的忍耐力究竟有多强。这样的人一旦得手,会放弃斩草除根,以彻底以绝后患吗?哪怕段嫣儿曾经是他一直想要,却始终得不到女人,他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更何况,段嫣儿虽说最近这几年被架空,但却做了二十年的掌门夫人。在加上她的为人还算是可以,对待门下的弟子也算是照顾有加,所以在哀牢山一系还是有一定威望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她在门下弟子之中的威望,还要超过我的那位大师兄,也就是她那位前夫。”

“我那位三师兄要想坐稳哀牢山掌门,除掉段嫣儿的急迫性,甚至要在大师兄之上。我那位大师兄,若是不宠妾灭妻,宠幸他的那位三夫人。与段嫣儿好好的过日子,不搞出那么多的幺蛾子,也就不会被人趁虚而入。结果落得一个横死,还连带着哀牢山满门破裂的下场。”

“哀牢山一系,苍山派、大理国皇室三方联手,段嫣儿很难逃过一劫。这天下虽大,恐怕也未必有她们三人容身之地。能保护她们三人的,普天下之下恐怕也只有陛下了。这三方就算再有手段,借给他们八个胆子,也不敢在大齐皇宫之中惹事。更何况,宫中可不仅有陛下。”

说到这里,段锦叹息了一声:“我那位掌门师兄,当真是作死。段嫣儿不仅持家能力一流,为人还算是贤惠,人品在大理国皇室之中都是有口皆碑的。当初我父皇选择她嫁到哀牢山,虽说很大一部分是为了稳固皇室与哀牢山关系,可不管怎么说,也是皇室公主下嫁到了民间。”

“段嫣儿性子温柔贤惠,在皇室诸女之中可谓极其少见。论起姿色来,也足以排名前三,可谓是才色双全。在我之前,她才是被人称之为天南第一美人。而我那个大师兄,之前不过是哀牢山一系,前任掌门的大弟子罢了,还远不是掌门。前任掌门,原本看中的是三师兄。”

“也正是段嫣儿下嫁之后,背靠着我父皇与皇兄支持,才最终在掌门争夺战之中上位的。而且在哀牢山一系之中极有威望。武功虽说不如我,但也差的不是太多。在天南女高手之中,足可以排进前五。功成名就后他却脑袋抽抽,弄出七八个侍妾不说,还做出宠妾灭妻事情来。”

“还想要扶持他那位八面玲珑的三夫人,想要将段嫣儿彻底的架空。其实早在我还在哀牢山之中的时候,就知道他那位三夫人,看起来对他忠心耿耿。其实,早就与我那位三师兄私下里面私通了。两个人之间,早就有种说不清的关系。而他宠妾灭妻,让他失去了很多民心。”

“门下弟子之中,也出现了很大的分裂。如果不是他做出那些破事,就算我那位皇侄再想做什么,我那位三师兄野心再大,也是无可奈何的。他却放着好好的日子,不去好好的过。论起姿色和能力,在哀牢山一系和皇室之中的威望,段嫣儿又岂是他的那个侍妾可以相比的。”

提起哀牢山内部此次变乱,段锦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语气之中,满是对自己那位大师兄,以往作死的举动愤怒。不管怎么说,她毕竟也是在哀牢山待过的。就算之前与哀牢山一系,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可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哀牢山如今四分五裂,她又如何不唏嘘。

尤其是哀牢山此次内乱,都是由自己那个掌门作死搞出来的。还有自己的那个皇侄,自以为总算剪除了对他的威胁,却不曾想却是亲手除掉了,大理国皇室最大的依仗。而经历过此事之后,哀牢山一些彻底沦为了三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